风之渡口

来时山有雪。

[剑道]告白

*一个简短的车祸现场。


叶亦舟听到令狐云清说那句话的时候,正在西湖边吴山上的奎元馆里吃面。


面是好面。西湖的特产,奎元馆的招牌,这里的老板娘做得这一手全杭州城最地道、料最足味儿最正的虾爆鳝面,用的上好的刚捉上来的黄鳝,拎在食客面前看了,一刀剖下去活杀,过油一炸,配上这时节最肥美的大虾虾仁,油汪汪一碗,叫人食指大动。过春节的时候叶亦舟就总拉着令狐云清,嚷嚷着要带他去吃。云清提醒了他好几次过年时节店铺或许不开门,他愣是不信,拽了不情不愿的小道长寻到街上一看,果真贴着桃符锁了门,未见开张。小少爷给失望得撅着嘴,闷闷不乐地气了好几天。


一直等了数月,二人从不间断的书信联系里,云清...

[剑道]如隔三秋

*一趟车。久别重逢梗。


令狐云清拉着叶亦舟的袖子,一言不发地沿着两个人都非常熟悉的路线快步向银杏掩映深处的那个小院走去。他走得很急很快,叶亦舟被他差不多是拖着拽着往前走,他看着云清疾步往前的背影,风拂过他脑后没有束起、披散下来的长发——他觉得自己实在应该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像是被什么塞住一样说不出:云清的手指藏在宽大的道袍衣袖下面,掐紧了,牢牢捏着自己的手腕,几乎发痛。


“……云清。”叶亦舟张口半天终是喊出了纯阳的名字,“云清你要……”


他感觉到紧握手腕上的手指加了一把力道,使劲掐了自己一下。令狐云清转头很轻很快地看了叶亦舟一眼,又别过头去,脚下脚步却不停。“别说话。”...

[双羊]三春雪

正月里的纯阳宫,说是在数九寒天,但其实并不与平时有什么太大差别,打眼看看都是满山飞絮、积雪齐膝。而新年里宫中反倒还有规定,只要不出正月都要弟子轮值打扫,保持山门道路通畅,不得耽误附近百姓香客上山参拜祈福新春——没事找事。方才扫罢了太极广场的雪,带着一身霜雪的冷气推门进来的燕顾君如此腹诽道。早知如此,便不从恶人谷回来也好,何况回来还得畏畏缩缩劈头盖脸挨上师父一顿“离经叛道有辱师门”的叱骂……

只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看到屋里人的身影时,便如同晨露见了初阳,蓦地消影无踪了。令狐霄这天没穿惯常穿的破军道袍,只在素净中衣外披了件天青刺绣鹤纹的披风,端坐在窗前矮塌上,捧着手炉望向窗外,不知在想些什...

[刀剑乱舞][三日一期] 睦月寒(上)

就昨晚来说,一期一振睡得并不好。他总听见自己窗外传来抖抖索索的脚步声,还有隐约的、听不太清的打杀的声音,影影绰绰的,引得他烦躁地从梦中惊醒下床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他只好当自己是太紧张了,毕竟明天是他第一次作为志愿者带那么多福利院的小孩子出门——这不睡好可不行,一期抱着枕头昏昏沉沉地想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画面,带着血和火的,随着睡意一同袭了过来。因此早上起床的时候,一期一振对着镜子里自己特别明显又憔悴的黑眼圈叹了口气。也许过几天应该去神社祈个福,他想。

一期一振做这所福利院的志愿者已经有大约快一年的时间了。一开始当然是为了社会实践的学分——作为一个大学生谁不是愁这个愁的要死—...

© 风之渡口 | Powered by LOFTER